罗尔·瓦伦堡人权与人道法研究所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权新闻 > 专题新闻 > 罗尔·瓦伦堡人权与人道法研究所专题 >
罗尔·瓦伦堡人权与人道法研究所专题

罗尔·瓦伦堡:一个人也可以发挥作用

时间:2012-05-16      来源: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      作者:      点击:
仅凭他的勇敢和气节,罗尔·瓦伦堡(1912 - ?)从大屠杀中拯救了上万名犹太人的生命,这鼓舞着整个世界——纪念瓦伦堡百年诞辰。

 

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瑞典概况》2012年4月专刊(原题:罗尔·瓦伦堡:一个人也可以发挥作用)

 

仅凭他的勇敢和气节,罗尔·瓦伦堡从大屠杀中拯救了上万名犹太人的生命。这是一个鼓舞整个世界的故事。瓦伦堡的成就提醒着世人——我们需要不断地与种族主义进行斗争。

 

 
夏洛特·葛莱哈马尔( Charlotte Gyllenhammar)在哥德堡的作品,
是世界上众多罗尔·瓦伦堡纪念碑中的一个。

 

 

在耶路撒冷有一座犹太大屠杀纪念馆 (Yad Vashem),该纪念馆设立的目的是纪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纳粹分子屠杀的六百万名犹太人。在那里,一条名为“正义大道” (Avenue of the Righteous)的马路贯穿其间,道路两旁共栽种了六百棵树,旨在向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从纳粹刽子手手中拯救犹太人生命的非犹太人致敬。在这些树当中,有一棵名为“罗尔·瓦伦堡”。

 

 

为数不多的美国荣誉公民之一

很少有瑞典人能够像罗尔·瓦伦堡那样得到如此之多的国际赞誉及关注。1981年,他成为第二位被授予“美国荣誉公民”称号的人士,而世界上获得这一殊荣的一共也只有七人,其中包括温斯顿·丘吉尔和德蕾莎修女。1985年,瓦伦堡被授予“加拿大荣誉公民”称号。1986年,他成为以色列荣誉公民。

 

 

2012年:一百周年诞辰

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向瓦伦堡表示敬意的纪念碑、塑像和其他艺术品,人们通过书籍、音乐和电影保留对他的记忆。很多建筑、广场、街道、学校和机构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2012年是瓦伦堡一百周年诞辰,然而他的人道主义成就永不磨灭,它们不断地提醒着人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与种族主义斗争的责任。这些成就显示出个人的勇气和所采取的立场非常重要——因为一个人也可以发挥作用。

 

 

在“瑞典之家”中提供庇护

作为一名外交官和商人,瓦伦堡于1944年6月在布达佩斯,担任瑞典公使馆秘书一职。他的任务是开展营救犹太人的工作,他也因此成为一个特别部门的负责人。通过签发保护性护照和向外出租所谓“瑞典之家”的建筑物向犹太人提供庇护,他拯救了上万人的生命。

 

1945年1月,瓦伦堡遭到苏联军队的关押,而他的最终命运至今依然是一个谜。俄罗斯官方声称,他已在1947年7月17日死于一所苏联监狱。但是,很多目击者的报告显示,他可能之后还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用保护性护照拯救犹太人:通过签发保护性护照和提供藏身之地,瓦伦堡在布达佩斯拯救了上万名犹太人。 

 

被同事们围着的罗尔·瓦伦堡(右)。布达佩斯,1944年。 
图片来源:卡尔·嘉宝(Karl Gabor) 

 

1944年,美国成立了战争难民委员会(WRB),这是一个从纳粹迫害中拯救犹太人的组织。当了解到瑞典当时正在积极尝试拯救匈牙利的犹太人时,委员会立即开始寻找一位能够在布达佩斯开展重大营救行动的人士。他们希望录用瓦伦堡,而瓦伦堡也接受了这项工作。

 

在瓦伦堡到达布达佩斯之前,一直是由瑞典红十字会代表瓦尔德马·兰格列特(Valdemar Langlet)在帮助瑞典公使馆。兰格列特代表红十字会租下房屋,然后在门上挂上诸如“瑞典图书馆”和“瑞典研究院”之类的牌子。当时,这些房屋被用作犹太人的藏身之所。

 

 

印制几千份护照

瓦伦堡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设计出一种保护性瑞典护照。

 

由于德国和匈牙利的官僚们信奉象征主义,所以瓦伦堡把护照印成蓝、黄两色,并在中央印上瑞典的盾形纹章。此外,他还在护照上加盖和署上了适当的印章和签名。瓦伦堡通过努力,说服匈牙利外交部批准他签发4,500份保护性护照。然而实际上,他所签发的护照是这个数字的三倍。当战争临近尾声的时候,局势变得异常危急,为此,瓦伦堡开始签发一种简化了的保护性护照,在这种护照上只有他一个人的签名。在当时极端混乱的情况下,这种护照也起到了作用。

 

从贿赂到威胁讹诈,瓦伦堡为了达到他的目的无所不用。最初,瑞典公使馆的其他外交官对他的这些非常规做法表示怀疑。但当瓦伦堡的努力收到成效时,他很快获得了支持。他的部门得到了扩编,在其鼎盛时期,在该部门工作的人员达数百人之多。

 

1944年11月20日,阿道夫·艾希曼怂恿匈牙利当局执行了多次“死亡行军”,数千犹太人在极度艰苦的条件下被迫徒步离开匈牙利。瓦伦堡通过分发护照、食物和药品,向这些犹太人提供了帮助。1945年1月,苏联红军进驻布达佩斯。1月17日,瓦伦堡被苏联军队逮捕。

 

苏联于1989年交出的瓦伦堡个人物品

 

寻找罗尔·瓦伦堡

瓦伦堡的下落至今依然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谜。世人到现在也不清楚在他被捕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1945年4月,有消息清楚显示,瓦伦堡确实已经失踪。根据俄罗斯方面的信息,瓦伦堡当时不在苏联。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返回的战俘证实,他们在莫斯科的监狱里曾遇到过瓦伦堡。这使得瑞典重新开始了搜寻工作。1957年,苏联政府给出了一个新的答案。他们发现了一份日期为1947年7月17日的手写文件,该文件说“囚犯瓦伦堡【原文如此】……昨夜在他的牢房中去世。”

 

虽然瑞典对此表示怀疑,但是苏联坚持这一说法长达三十多年之久。1989年10月,在瑞典政府和瓦伦堡家族的一再要求下,事情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瓦伦堡家族的数名代表被邀请到莫斯科进行磋商。在这次会晤中,瓦伦堡的护照、袖珍日历和其他私人物品被移交给了他的家族。很明显,这些物品是在俄罗斯整理克格勃档案时找到的。

 

两年后,瑞典和俄罗斯政府同意委派一支联合工作组整理并找出有关瓦伦堡下落的事实。他们的报告于2001年1月公布于世,但工作组并未给出任何确定的答案。他们最后总结说,由于很多重要的问题依然没有答案,因此瓦伦堡的案卷还不能终结。

 

 

一次外交上的失败

2001年10月,瑞典政府委派一个名为“伊利亚松委员会”(Eliasson Commission)的机构。 对瑞典在罗尔·瓦伦堡案件中所制定的一系列外交政策执行情况进行官方调查。2003年,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报告,以“一次外交上的失败”为标题,总结了瑞典所采取的各种政治步骤。■ 

 

 


 

 

 

这份工作的合适人选 

 

一个人怎么可能拯救那么多人的生命?罗尔·瓦伦堡是那个在适当时间、适当地点出现的适当人选。 

 

1931年,罗尔·瓦伦堡去美国学习建筑学、英语、德语和法语。 摄影: 犹太博物馆

 

瑞典外交官伯·安哲 (Per Anger)在战争期间被派往布达佩斯担任瑞典公使馆参赞,他在描述瓦伦堡时说,虽然罗尔·瓦伦堡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式人物,但是他却无所畏惧,并且还是一名很有技巧的谈判者和组织者。此外,瓦伦堡的背景和家庭教育也使瓦伦堡具备了独特的才能。

 

在国外学习建筑学

瓦伦堡家族是瑞典最为显赫的家族之一,几代人中间不断涌现出出类拔萃的银行家、外交官和政治家。罗尔的父亲是雅各布 (Jacob) 和马库斯·瓦伦堡 (Marcus Wallenberg) 的表兄弟,而雅各布和马库斯·瓦伦堡是二十世纪瑞典最知名的金融家和工业家。虽然根据计划,罗尔是要进入银行业的,但是他对建筑学和贸易更感兴趣。1931年,他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学习建筑学。在那里,他还学习了英语、德语和法语。

 

然而,1935年当他返回瑞典时,却发现他的美国文凭竟无法让他获得建筑师资格。1935年至1936年,瓦伦堡受雇于荷兰银行 (Holland Bank),在其位于今日以色列境内海法市的一家分支机构中工作。在这期间,他第一次接触到从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逃亡出来的犹太人。他们的经历深深地触动了他。

 

青云直上

回到斯德哥尔摩后,瓦伦堡在中欧贸易公司(Central European Trading Company)中找到了一份工作。这是一家在斯德哥尔摩和中欧地区均有业务活动的进出口公司,公司的所有人名叫卡尔曼·罗尔 (Kálmán Lauer),是一位匈牙利籍的犹太人。瓦伦堡的语言技能、以及能够自由在欧洲旅行的事实让他成为罗尔绝佳的生意伙伴。不久,他就成了公司的大股东,同时还担任公司的国际经理。通过几次前往被纳粹占领的法国、以及德国的旅行,他很快就掌握了德国官僚机构的运作模式─ 后来证明,这些知识非常宝贵。

 

受到他外交官身份的保护

瓦伦堡还是一名天才的演员,当他与纳粹分子发生磨擦时,这一点帮了他大忙。他既可以沉着冷静、风趣幽默、热情四射,也可以咄咄逼人、威逼恫吓。在一个场合里,他可以阿谀奉承、贿赂利诱,而在另一个场合中,他又能够咆哮吼叫、威胁恐吓。纳粹分子对他有着很深的印象,并常常会在他的要求下做出退让。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他的瑞典外交官身份,德国人当时还不敢冒犯他。伯·安哲最后一次见到瓦伦堡是在1945年1月10日,他催瓦伦堡为自己的安全早作打算。可瓦伦堡却回答说,“对我而言,没有其他的选择。我已经接受了这项任务,我要在人力所及的范围内,想尽一切办法拯救尽可能多的犹太人,在我确定我已无事可做之前,我决不能返回斯德哥尔摩。”

 

 

 

瓦伦堡小档案 

出生日期:1912年8月4日

出生地点:瑞典斯德哥尔摩利丁厄区

教育程度:1935年,密歇根大学建筑学位

抵达布达佩斯的时间:1944年7月

被捕入狱时间:1945年1月

苏联官方声称的死亡日期:1947年7月17日 ■ 

 

 

 


 

 

瓦伦堡在世界各地的踪迹

 

 
 
 
个人证词 

 

瓦伦堡在布达佩斯期间对无数人的生命产生了影响。下面仅是从众多证词中挑选出来的两个例子:

 

乔尼·莫泽 (Joni Moser)

“我是瓦伦堡的跟班。因为我既会讲德语又会讲匈牙利语,所以我能够穿越重重阻碍,并因此成为一名合格的信使。”莫泽说,那一天瓦伦堡了解到有大约八百名犹太劳工正在去往毛特豪森(Mau-thausen) 的路上。他和瓦伦堡一起驱车赶上队伍。瓦伦堡要求那些持有瑞典护照的人举起他们的手来。“在他的命令下,我在队列间一边跑一边告诉人们,无论他们是否持有护照,都请举手。随后,他要求拘押所有举手的人。这就是他的处理方式,使得所有匈牙利卫兵无法阻止他。令人惊叹的是他的做法具有绝对的说服力。”

 

蒂伯 (Tibor) 和艾格尼丝·万德尔(Agnes Vandor)

蒂伯和他的妻子艾格尼丝都是瓦伦堡的员工。艾格尼丝当时就要生孩子了,但所有医院都禁止接收犹太人,而所有房屋里都已人满为患。于是瓦伦堡找来一名医生,并将这对夫妇接到自己在奥斯特罗姆街(ostrom street) 的公寓里,让艾格尼丝躺在他的床,而自己则搬到走廊里去睡。一大早,医生宣布伊芳·玛丽亚·爱娃 (YvonneMaria eva) 降生了。万德尔夫妇请求瓦伦堡做孩子的教父,而瓦伦堡也温文尔雅地接受了这一请求。 

 

如果您希望浏览更多有关罗尔·瓦伦堡的证词,请访问: www.raoulwallenberg.org  ■

 

 


 

 

勇敢者有所作为 

 

很多其他英雄也找到了与罗尔·瓦伦堡相同的道路,他们站在弱者的一边,反抗压迫、暴力和迫害。

 

其中四位是安东·艾柏利 (Anton Abele)、斯蒂格·沃林 (Stig Wallin)、斯蒂格·拉森 (Stieg Larsson)和英格丽·瑟格斯戴特·威伯格 (Ingridsegerstedt-Wiberg)。 

 

为反对街头暴力而战

安东·艾柏利出生于1992年,他在瑞典青年利卡多·康波贾尼(Riccardo Campogiani)于2007年10月6日在斯德哥尔摩被殴打致死后,开始参与反对街头暴力的运动。艾柏利在Facebook上创建了一个名为“将我们从街头暴力中拯救出来”的群,该群的成员人数很快就超过十万。2007年10月27日,艾柏利组织了一次有超过一万人参加的示威游行。同年,他还建立了一家名为“制止街头暴力”(Stoppa gatuvaldet)的组织。

 

2010年10月,艾柏利代表温和党被选入议会,成为瑞典有史以来第二年轻的议员。

 

差五分十二点运动(The 5-Minutes-to-12 Movement)

差五分十二点运动的目的是树立反对仇外及种族主义的公众舆论。该运动是于1988年,由一群反对侵犯和骚扰难民的年轻人,在瑞典的海讷桑德 (Haernoesand)成立。运动的名称来自他们示威游行的时间:周日差五分十二点。

 

该运动的领导人为斯蒂格·沃林(Stig Wallin, 1943年-2009年)。他的女儿莎拉也参加了这一运动,但却在1989年和她的一位朋友一起被谋杀了,而凶手是一名年轻的难民。从此兑现女儿的承诺成了沃林一生的事业。他从这场悲剧中找到了他的动力─ 采取了和解,而不是复仇的态度。

 

给反法西斯主义一个声音

记者兼作家斯蒂格·拉森 (Stieg Larsson, 1954年-2004年) 以他的《千禧三部曲》而为人们所熟知。此外,他还因献身于民主与反法西斯主义事业而闻名于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拉森参与创立了制止种族主义 (Stop Racism)项目。1988年,他和同事也是记者和作家的安娜-莱娜·路德纽斯 (Anna-LenaLodenius)开始了瑞典历史上梳理有组织的种族主义脉络的最大行动之一。

 

这次行动的成果是一本名为《极右》(Extremhoegern)的书于1991年出版。

 

拉森还是Expo基金会和《Expo》杂志的创始人之一。该基金会梳理、监控和提供有关社会上极右翼和种族主义潮流的信息。杂志的目的是保卫民主和言论自由、并与社会上的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集权主义潮流进行斗争。1999年,拉森成为该杂志的主编,并从此一直在该工作岗位上工作,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刻。2004年11月9日,拉森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人权先锋记者、作家兼政治家英格丽·瑟格斯戴特·威伯格 (Ingrid Segerstedt-Wiberg, 1911年-2010年) 终生都在为人权、自由、和平与民主斗争。作为报纸编辑和反纳粹人士托尼·瑟格斯戴特 (Torgny Segerstedt)的女儿,她很早就加入了保护难民和反纳粹主义的工作。她积极参与国际问题的讨论,并因此接受了联合国、北欧理事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些使命。

 

相关链接:

http://www.expo.se 《EXPO》杂志和EXPO基金会 

 

http://www.levandehistoria.se 亲历历史论坛

 

http://www.raoulwallenberg.org 美国罗尔· 瓦伦堡委员会 

 

http://www.skma.se 反对反犹太主义瑞典委员会 

 

http://www.umr.nu 反对种族主义青年 (Youth against racism)。瑞典最大的反种族主义青年组织 

 

http://wallenbergdatabase.ud.se 可供搜索的有关罗尔·瓦伦堡的证词与文件数据库 

 

http://www.wallenbergfoundationofnj.org 瓦伦堡新泽西基金会 

 

 

了解更多

 

2012年:罗尔·瓦伦堡年 

 

2012年,在罗尔·瓦伦堡一百周年诞辰之际,瑞典和海外都将为此举行纪念活动。有关在这一年中人们所举办的各种纪念活动,请点击以下链接,了解更多信息: http://www.raoulwallenberg2012.se 

 

罗尔·瓦伦堡人权与人道法研究所(Raoul WallenbeRg Institute) 

研究所的使命是,通过研究、学术教育、信息传播和制度建设,促使全世界人民都尊重人权和人道法。 

 

国际罗尔·瓦伦堡基金会 (The International Raoul Wallenberg Foundation) 

这是一家非政府组织,其使命是基于团结和公民勇气等价值观,即大屠杀拯救者(Saviors of the Holocaust)的道德基础,开发教育项目和组织唤起公众意识的各种运动。 

 

罗尔·瓦伦堡青年领袖研究院 (Raoul Wallenberg Academy For Young Leaders) 

该基金会成立于2001年。其使命是将罗尔·瓦伦堡及其成就作为典范,培养瑞典青年的领导才能。 

 

寻找罗尔·瓦伦堡 (Searching For Raoul Wallenberg) 

“寻找罗尔·瓦伦堡”是一个由独立研究者组成的网络,其成员均试图确定罗尔·瓦伦堡究竟出了什么事。他们认为,由于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在将瓦伦堡最终命运这一问题搁置之前,有必要进行一次彻底的调查。 

 

瓦伦堡奖章 (The Wallenberg Medal) 

瓦伦堡奖章是美国表彰人道主义事业的一个奖项。自1990年起,该奖项一直由密歇根大学瓦伦堡捐赠基金会 (Wallenberg Endowment)负责颁发,旨在表彰那些杰出的人道主义工作者。在奖章的正面印有罗尔·瓦伦堡的头像、以及那句“一个人也可以发挥作用”的格言。2010年,该奖项的得主是丹尼斯·穆克维格 (Denis Mukwege),他是一名刚果的妇科医生,同时还是一位医院的院长。为了拯救在交战地区中饱受性暴力侵害的妇女,他四处奔走并引起了全世界对这一事业的关注。 

 

罗尔·瓦伦堡委员会 (Raoul Wallenberg Committees) 

罗尔·瓦伦堡协会 (Raoul Wallenberg Association) 成立于1979年,其目的是查出瓦伦堡最后命运的真相、确保他是得到释放、并传播有关他人道主义行为的信息。罗尔·瓦伦堡协会于2000年更名为罗尔·瓦伦堡委员会。委员会在保持协会宗旨的同时,还希望激励后辈能够将瓦伦堡作为他们行动的榜样 ─ 展示出,一个人也可以有所作为。  


有关瓦伦堡精神的教育 

全世界有很多学校都是以罗尔·瓦伦堡的名字命名的,而这些学校的教学工作也均受到了其成就的启迪。瑞典有一所独立的罗尔·瓦伦堡学校(Raoul Wallenberg School)。瓦伦堡精神,包括诚实、同情心、勇敢和采取行动的能力,是学校各项活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该校的教学理念是,“没有人应该被阻止,也没有人应该被落下”。瑞典境外的此类学校包括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罗尔·瓦伦堡高中(Raoul Wallenberg Highschool)、位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罗尔·瓦伦堡人类职业中学 (Raoul Wallenberg Human szakkozepiskola esgimnazium)、以及位于德国柏林的罗尔·瓦伦堡中学(Raoul-Wallenberg-oberschule)。 ■ 

 
 

 

部分有关罗尔·瓦伦堡的影片

2006年 《罗尔·瓦伦堡,布达佩斯的天使》(Raoul Wallenberg, l'ange de Budapest),导演:马塞尔·高莱 (Marcel collet),纪录片。 

 

2005年 《罗尔·瓦伦堡事件》(Der Fall Raoul Wallenberg),导演:克劳斯·德克塞尔(Klaus Dexel),纪录片。 

 

2004年 《死者的秘密——罗尔·瓦伦堡究竟出了什么事?》(Dead Men's secrets – Whatever Happened To Raoul Wallenberg?),历史频道,纪录片。 

 

2001年 《寻找罗尔·瓦伦堡》(Searching for Raoul Wallenberg), 导演:罗伯特·L.·基梅尔 (Robert L. Kimmel),纪录片。 

 

1994年 《瓦伦堡,失踪解析》(Wallenberg, autopsie d'une disparition),导演:让-查尔斯·德尼奥 (Jean-Charles Deniau),纪录片。 

 

1990年 《晚安,瓦伦堡先生》(God afton, herr Wallenberg),导演:谢尔·格雷德(Kjell Grede),传记电影。

 

1985年 《瓦伦堡:一个英雄的故事》(Wallenberg: a Hero's story),导演:拉蒙特·约翰逊 (Lamont Johnson),传记电影。 ■ 

 

 

分享到:0
标签:瓦伦堡 瑞典
延伸阅读Related Articles
推荐阅读What's Popular
相关栏目Related Sections
最新公告Announcement
人权新闻News
人权文件Documents
继续阅读

瑞典外交部:沙特停止为瑞典
中新网3月20日电 据外媒报道,瑞典外交部于当地时间19日宣布称,由于日益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