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书评Book Review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权研究 > 人权书评 >
人权书评Book Review

迈向公共言述时代

时间:2009-05-18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评论: 迈向公共言述时代 -------------------------------------------------------------------------------- 任剑涛 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公共论丛》已有三期了。三期各以一个主题作为论述的中心,其中所

评论:

迈向公共言述时代
--------------------------------------------------------------------------------

任剑涛

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公共论丛》已有三期了。三期各以一个主题作为论述的中心,其中所收的论文则广及社会政治生活的各个领域。就文章本身的质量而言,其中不乏可观之作。可以说,它已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新的学术景观。

 

这一新的学术景观,在构成上有三个支点:首先它提供了新的社会政治生活观察视角,可以帮助我们认识目前所处的“变化社会”,正面遭遇到什么样 的社会政治问题。我们所处的“变化社会”之“变化”,从大的主题来讲,是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的工业社会转变,是伪计划经济(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论, 缺乏高度发达的经济基础,是不可能有真实的计划经济的。)向市场经济的转变。这种变化,已经使得我们习以为常的问题意识被颠覆了。一个市场社会,人们所要 面对的首要问题,是效率与公平的关系问题。这与仅以均平式的公平要求来限制人们追逐利润的行为、仅以主观先行的硬性计划来约束人们的利益最大化愿望一类“ 问题意识”是大不相同的。《公共论丛》在政治与经济相互关联的角度,以三个主题为我们阐释了“新问题”。“市场逻辑与国家观念”的清理,致力打破“国家的 神话”与“市场乌托邦”,使个人自由与公共规则相对均衡。“市场社会与公共秩序”的分析,致力分辨市场、社会、国家的差异,使市场秩序的政治架构、法治状 态大致凸现。“经济民主与经济自由”的梳理,致力划分经济活动的自由成长与民主性质,以对其“相克亦相生”关系的说明,使人们了解现代社会自由与民主的对 应性关系。三期的三个主题,使我们清晰地了解到当代中国人所应直面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与之相关,当变化社会把政治与经济问题突兀地放到我们面前时,不惟我们的问题意识出现紊乱,我们的政治思想资源亦不敷运用。《公共论丛》在这 方面,以其对于古今中外政治思想的介绍与评论,提供了大量有用的政治思考视点。这既使我们得以走出对政治问题简单化对待的困境,明了政治思考的复杂性、高 超性、学理性,以及古今政治处境与中外政治遭遇的细微区别。也使我们可以在理性的指引下,去了解以往我们未曾明了便已拒斥的现代政治理念、现代政治的制度 运作、现代政治社会的合规范行为方式。由此,我们可以熟悉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正义一类政治观念的准确义涵,了解国家、社会、法治、法制、集权、极权 一类政治制度安排,把握参与、投票、制宪、分化、整合、制权一类政治行动方式。这于我们这个政治思维发达,却习惯以伦理观念代替政治思考,以致以道德理想 主义取消政治权力分割和权力相互限制的古老民族而言,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另一方面,《公共论丛》以其对中国传统政治资源的“同情性”挖掘,使得我们可以在 儒家心性之学以外,看到另有源流的儒家政治致思成就。从而把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作出适当的划分,以便更准确地理解儒家思想的政治蕴涵。并使其具有的现代性 意义凸现出来,而可以在与当代中国实际需要和西方思想冲击的磨合中实现“创造性转化”。

 

《公共论丛》得以营造新的学术景观,当然依赖它的问题定位与学理爬梳。但是,它的现实关怀是其学术清理产生社会反响的基本前提。《公共论丛》 的出台时机,以及编者的编刊宗旨自陈,均表明了这一点。从时机上来说,目前中国已走过了近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单从经济一个方面下手改革而可以获得超乎 意料的经济绩效已成历史。经济改革的重大事项,诸如产权改革、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都与政治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社会问题之间的联动关系日益为人们所感 知。《公共论丛》可谓适时而出。从编者的自我剖白来看,编者强调,他们所作的是在“转俗成真”希求之外的“回真向俗”工作。其志趣在于“扭转只重形而上学 而忽略社会伦理的倾向”。这里所重的“社会伦理”应该是一个故意模糊了义涵的指代性概念。粗究其所指,应包括以社会政治为中心内容的政经伦理等制度规范。 这恰恰是古代中国所缺当代中国所急的“大问题”。《公共论丛》可谓应运而生。

 

《公共论丛》以其三方面的内蕴,理应受到重视。而其所代表的中国人社会政治言述方式的变化,则更值得强调。《公共论丛》以“公共”来命名论 丛,显然表明了一种与“私人”言论相区别的言述取向。可以说,古典中国的主要言述方式是私人言述。这种言述的最大特点是,言述者表达的是个人意向,追求的 是个人境界的提升,由此发生的是私人事件,可以期望的最佳结果是有限的个人人格魅力,其功能是造就封闭状态下的自闭式自我完善者,历史影响是推动形成一个 非制度化的伦理中心主义社会。现代社会作为一个开放性的社会,对于政经伦理的公共秩序要求很高,传统的私人言述难以解决现代的公共要求。社会推动言述方式 由私人化向公共化的迈进。惟有如此,才可望避免以私人方式解决公共问题的悖谬。并划分出国家与社会、私人与共同体、个人善良与公共秩序、道德与法律的有效 界限,使社会制度足以协调人们生活中必然需要处理的人己、义利关系,走出传统社会发展困境,走进秩序较为优良的现代社会。就此而言,《公共论丛》的意义更 无须赘言了:向公共言述时代的迈进已象征性地展示出来。

 

(转自“思想的境界”)
 

分享到:0
标签:任剑涛
延伸阅读Related Articles
推荐阅读What's Popular
相关栏目Related Sections
人权研究Research
人权教育Education
人权案例Cases
继续阅读